酒泉纪检监察网|中共酒泉市纪律检查委员会|酒泉市监察委员会
酒泉纪检监察网> 廉洁文化> 清风文苑> 浏览文章

【清风文苑】人能克己身无患

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 发布时间:2022-03-29 15:30 分享

       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。元人马致远在《岳阳楼》第二折中写道:“想人能克己身无患,事不欺心睡自安。便百年能得几时闲。”马致远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消除祸患的有效方法,那就是克制自己、减少贪欲,祛除杂念、大道直行。

  大凡为官清廉者,都能约束自己,生活俭朴,知足常乐。宋人吕蒙正为相时,有士藏古鉴,能照二百里,欲献以求知。吕蒙正曰:“吾面不过碟子大,安用照二百里?”吕蒙正清醒地认识到,自己的脸不过碟子般大小,哪里要用照二百里的镜子呢?“胜人者有力,自胜者强。”世界上美好的东西有很多,然而“美味食八珍,一饱外无加焉;美锦千袭,六尺躯不能胜也;广厦万间,容膝外皆空室也……田连阡陌,而埋骨一丘;金珠玳瑁,不尽可为含也”。可见,知足而俭即安身。倘若什么都想要,总想着赚个“盆满钵满”,不仅自己消受不了,还会带来祸患。

  崔光只要两匹绢的故事流传千古。北魏自迁都洛阳之后,国力更加殷实富足,仓库里货物充盈。一次,太后赐朝廷百官绢帛,允许官员们自己去取,不限数量。百官个个倾尽全力,抱着绢帛回家。章武王元融和尚书令李崇拿得太多,以至于途中跌倒,扭伤了脚踝骨。太后便不给赏赐,让他们空手回家,一时传为笑谈。当时,侍中崔光只拿了两匹绢,太后问:“侍中怎么拿这么少呢?”崔光答道:“臣有两手,唯堪两匹,所获多矣。”东坡砚铭的故事同样值得深思。苏东坡曾写有一个砚铭:“或谓居士:‘吾当往端溪,可为公购砚。’居士曰:‘吾两手,其一解写字,而有三砚,何以多为?’曰:‘以备损坏。’居士曰:‘吾手或先砚坏’。”

  《论语》里讲,“以约失之者鲜矣”。意思是说,一个善于约束自己的人,是很少犯错误的。不管是两手只拿两匹绢的崔光,或是一只手写字不需太多砚台的苏东坡,都展示出了应有的克制和清醒。正如苏东坡所言:“我的手或许比砚台坏得要早。”“欲而不知足,失其所以欲;有而不知止,失其所以有”,物欲太盛,不加克制,到头来可能什么也得不到,甚至连已有的也会失去。

  明人冯梦龙《醒世恒言》中关于“薛录事鱼服证仙”的故事,值得今人引以为戒。录事薛某在梦中化为湖中鲤鱼,恰遇渔夫垂钓,明知鱼饵在钩,却耐不住饵香扑鼻,张口吃饵,结果被钓。这便是“眼里识得破,肚里忍不过”。识得破为何却忍不过?就在于录事薛某不能克制自己、主宰自己,抵制不住诱惑,最终成为他人的“盘中物”。贪如火,不遏则燎原;欲如水,不遏则滔天。不加克制的结果,只能是“伸手必被捉”。

  克制自己、远离祸患,对党员干部是修养,更是要求。如果把持不住自己,忘乎所以,不加克制,走上违规违纪的邪路,不仅会毁掉个人前程,而且会影响党和国家事业发展。踏上新的征程,党员干部必须牢记清廉是福、贪欲是祸的道理,经常对照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、对照党章党规党纪、对照初心使命,看清一些事情该不该做、能不能干,切实守住拒腐防变的防线,真正做到“身无患、睡自安”,成为一心为公、一身正气、一尘不染的人。(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  桑林峰)

责编:廉政酒泉
二维码
1388